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担保业遇信任危机与银行地位不平等成瓶颈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0:43 阅读: 来源:过滤器厂家

温州担保业遇信任危机 与银行地位不平等成瓶颈

信用担保业的风险与突围  第一全国担保行业的代表齐聚温州城共同商讨行业的规范与发展  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上,由于很多民营企业由于规模小、可抵押物少,不具备银行放贷要求的各种条件,因此企业必须找到一个第三方公司或者资质好的个人进行信用担保,很多担保公司应运而生。第十二届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负责人联席会议在温州召开,作为目前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行业最高规格的年度会议,已成为我国广大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反映担保行业呼声,推动行业交流,促进行业发展的重要交流平台,也是业内外了解中国信用担保行业的窗口。  2011年10月12日,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负责人联席会议在浙江温州拉开了帷幕。记者注意到,以往联席会议只是担保行业内的交流会议,但是今年的联席会议不仅汇集了近100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负责人,与此同时,国务院法制办、工信部、财政部、银监会、浙江省中小企业局、温州市政府等相关部门和机构的主管领导也都参加了此次会议。  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巡视员狄娜告诉记者,我们看到了在2010年中小企业信用担保呈现一些特点,户数减少,实力增强,结构优化,功能壮大。  根据本次联席会议发布的2010年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行业运行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共有4817 家,筹集担保资金3915亿元,当年为35万户企业提供贷款担保总额1.58万亿元。2010年全国地县级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达4121家,占总户数的85.55%。在当年提供近58.5万笔担保业务中,单笔800万元及以下的55.9万笔,占95.5%,其中单笔100万元以下的34.9万笔,占59.7%。  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巡视员的狄娜说,对我们担保,等于是聚集一堂,但是外围对我们也有很不好的评价,信誉度、美誉度不是很高,说我们参与老高,就是宏观调控的难度增加,有些担保机构基本上是挂羊头卖狗肉,说我们不做担保,做倒贷,我觉得肯定有这样的行为,人家也不是空穴来风,但是也不是全部。  今年4月以来,温州中小企业主“跑路”事件不时见诸报端,老板们因资金链断裂而“跑路”,受到牵连的一批担保公司歇业,9月份开始密集出现企业主负债出走的现象。为了应对危机,9月29日,温州市政府出台了多项解决中小企业债务危机问题的措施,抽调了25个工作组进驻市内各银行,防止银行抽资压贷导致中小企业资金断链。  10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赴温州考察中小企业生存状况,为市场提升信心起到了关键作用。“跑路”老板开始陆续返回协助调查,其它省市也开始对所管辖地的民间借贷进行严密控制。  在很多参会代表们看来,政府推出的系列行动和银行的支持,已经稳定了局势。但是如何解决担保行业目前遇到的问题,是大家最关注的焦点。  温州市常务副市长周少政对记者说,当前温州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近期出现了中小企业因融资难、资金链断裂发展的一些问题,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这次联席会议在温州召开,对温州来讲具有特殊的现实意义。担保机构发挥了为中小企业融资的功能,温州引导、支持。  根据温州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民间借贷只占温州中小企业资金总额的6%,而今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12%。截止2010年底,温州注册有“担保”名称的公司约有150家左右,其中在温州市经贸委备案,具备“开业备案证”和“营运备案证”两证的仅有52家。拥有“两证”意味着担保公司与银行存在合作协议并开展了融资担保业务,这样看来,温州的很多担保机构并没有与银行进行担保合作,而在是在充当“民间借贷”的中介。目前温州的很多中小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问题,那么担保行业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呢?  信用担保行业协会会长郭炳钞告诉记者,现在通过这一次的,人与人之间的信用受影响,原来几十年温州人打造起来的信用,这次之间无形受这个冲击很大。  在郭炳钞看来,此次温州“跑路”事件对信用担保行业来说,最大的影响就是头顶的“信用”二字。参会代表肖国树,是无锡一家担保企业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就在他赶到温州的途中,在自己身上就爆发了一条特大新闻。  无锡一家担保企业的负责人肖国树说, 上海钢林大股东跑路了,恶意诽谤我肖国树跑路了,负债20个亿的高利贷。  事实上肖国树只是前来温州参加联席会议,但因为目前担保行业都被怀疑,才会产生谣言并迅速被传播开来。很多与会的担保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目前这个关口,他们不敢让手机关机或者欠费,因为这些信号都会被怀疑是“跑路”了。为了改变行业现状,本次联席会议将“规制”放到了最重要的位置。  联席会议召集人张利胜告诉记者,一个行业需要有规矩,需要有规范,需要有制度,如果不按照制度办,没有规矩,这个事情就办不好。我们现在就是有些行业里面有些问题。比如说这个担保机构不能放贷,他就要放贷,他这不就违规了吗?违规带来社会问题,那不是影响很坏吗?所以强调担保机构一定要按照担保公司的规矩来办。  第二担保行业出现信用危机  做担保行业,恐怕最重要的就是“信用”二字,在这个担保与被担保、信任与被信任的依存中,一旦出现问题,信用链条就会出现危机。而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信用更是基本的生态,任何操作不规范的行为,都会对整个行业带来损害。我们看到,目前具备正规资质的担保公司只占三分之一左右,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担保公司是怎样进行运作的呢?  画面上这位年轻人叫小董,在温州一所大学做行政工作,从2008年起,小董开始陆续将自己的积蓄放在一家担保公司。  温州一所大学做行政工作的小董告诉记者,放了20万,这20万收益还比较稳定。  小董告诉记者,担保公司每月都会给他支付一笔高于银行存款的利息,每月大概5000元,几乎等同于他每月的工资收入。因此在尝到甜头后,他又筹集了父母和亲戚的闲散资金也放在了担保公司。  和小董一样,金新明也和担保公司有着紧密的联系,不同的是,金新明每次都是从担保公司借钱。金新明是温州一家物流企业的老板,他告诉记者,自己从事物流行业已经有10多年的时间,几乎每一次企业发展需要资金时,都是通过民间借贷筹集。  温州一家物流企业的老板金新明说,我们基本上是用民间的资金来投入企业发展。  民间借贷需要支付的利息远远高于银行利息,那么金新明为什么还要选择民间借贷呢?  物流企业的老板金新明具体说到,我们这个企业还是科技部的一个科技创新项目。那么在发展过程当中,像银行融资也比较难。因为没有资产,银行的贷款,现在必须要具备的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要有抵押,第二个条件是要有担保。  为了遏制流动性过剩,在今年上半年,央行基本保持了两个月加息0.25个百分点的节奏。同时,不断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这意味每次都将冻结2000多亿的资金,有人形象的将央行的调控比喻为:银行的钱袋子越捂越紧。在这种情形下,中小企业通过银行融资的难度就更大了。今年6月,全国工商联的一份调研就显示,90%的规模以下企业没有和银行发生过任何借贷关系,而小微企业的这一数据达到了95%。一边是央行收紧银根,另一方面,不少担保公司瞅准了市场机遇,纷纷开始抬高利息向企业放贷。  物流企业的老板金新明说,2分利息没有了,没有了4分、5分也要借。  如果按照月息2分来算,放贷100万元的年利息是24万元,如果月息涨到5分,年利息将达到60万元。而目前,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年毛利润率不会超过10%,一般在3%~5%,高额利润让担保公司成为了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滕敏亮是温州一家电器公司的董事长,三、四年前就想涉足担保行业,被家人阻止,但是最近一年,眼看着周围从事担保行业的朋友赚得盆满钵满,而踏踏实实做实业利润又越来越薄,连阻止他的家人都开始动心了。  浙江艇浪电器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滕敏亮告诉记者,我爱人她看到很多隔壁邻居,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一下子买汽车,一下子又改良了,房子又买了更大套的等等,生活条件起到很大的变化。甚至就是说出门出去的时候,花钱更方便,非常大方,大手大脚,像这种情况我爱人看,他做这个行业真是很好,现在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比如说有些资金可以投一下。  根据温州市统计局的统计显示:温州以“担保”名称注册登记的150家担保公司,其中仅有42家与银行开展合作从事融资担保业务,其余大多数的公司则是打着担保的名义,实际从事高息放贷业务。  物流企业的老板金新明接着说,这里有一个危机是非常严重的。它是什么呢?实际上现在这些高息的,有一些负债企业,现在可能是支和债是平的,然后经过一段时间,他每月的利息支出就把支的贬值和利息再支出,就变成了资不抵债了。资不抵债就是说就会有更大的危机节出来。  高利润无疑和高风险相伴相随,就在最近几个月,小董每个月从担保公司拿到的利息越来越少,本金也要不回来了。  做行政工作的职员小董说,因为他们手头都很紧张,资金调不回来。  小董告诉记者,担保公司一般用1分到2分的利息从他们手中筹集资金,再以5分、10分甚至更高的利息放给急需资金的企业和个人,从而赚取中间的利差。由于前一段时间不少企业资金链紧张甚至倒闭,因此不少担保公司放出的贷款也收不回来,支付给他们利息也越来越少,本金也要不回来了。当记者询问有没有签署合同,并约定相关条款时,小董只拿出了这些借条。  小董说,没有还款日期,利息一分五,没有担保人,借款人他一个人签名就可以,我认他,他认我。温州很多没有借条,我这张纸还好,后面几个指头印按过来,很多人借条都没有,就是一个汇款凭证。  小董告诉记者,他现在不敢再指望放钱给担保公司能赚钱,只希望能早点拿回本金。  小董接着说,所以这一次对于我们来讲,压力会很大,我希望这个风波早点过去。  而滕敏亮感到很庆幸,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涉足这个行业。  第三不合规的担保行业发展盛行  把钱借给担保公司,就能得到远高于银行利息的回报,这样的利润诱惑着很多像小董一样的普通温州人把钱借给担保公司,再由担保公司进行高利贷运作。在中国银行温州支行上半年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中显示,目前温州民间借贷的规模大约在1100亿元,其中有89%的家庭个人和60%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全民炒钱让温州担保公司繁华一时。我们的问题是那些不符合规范的担保公司是如何在温州大行其道的呢?  记者了解到,在2006年、2007年两年时间内,在温州市工商管理部门新注册的担保机构一度达到了172家;到2007年底,担保机构总数甚至达到了230多家;截止2010年底,温州注册有“担保”名称的公司仍有150家左右。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温州出现了这么多的担保机构呢?  温州大学担保行业研究中心主任杨福明告诉记者,你只要有那么几十万,几百万也可以,大体上也没有什么限制,对从业资格也没有什么限制,资本金也没有很大的限制,所以和一般的工商企业是一样的。所以一下子就出现了很多。  杨福明是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温州融资担保研究中心主任,他告诉记者,温州以民营企业为主的经济环境让民间借贷有了的生存的土壤。形形色色担保机构的成立,给温州的民间借贷提供了平台。  温州融资担保研究中心主任杨福明说到,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对金融管制的,私下借贷是金管所没有违法,但实际上在个人放贷是不允许的,它是不能以机会的形式放贷的,所以这样的话,而民间融资又特别需要这样一种机构,所以老百姓在私下这个放贷也好还是有地下钱庄以来,在公众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旺盛的需求很多,而且放贷的人也很多,那么这个时候担保公司出现了,它就正好适应了这种需求。  随着担保公司数量的增多,担保行业开始呈现出多、乱、散的现象,业务不规范甚至违规操作的行为开始普遍存在。为了改变担保行业的混乱状况,2006年温州市政府颁发了《温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规范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的若干意见》等一系列规范发展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的措施,从2007年底开始,对融资担保行业暂缓审批,又相继出台了《关于金融性担保公司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融资性担保公司的设立、变更等审批程序开始更加严格;同时规定融资性担保公司的注册资本不能低于2000万元人民币;2010年3月,工信部、财政部等7部委联合下发了《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对融资性担保机构的监管体制、设立审批、公司治理、资本金制度、风险管理及拨备、信息披露等做了原则规定。  温州融资担保研究中心主任杨福明告诉记者,2010年就开始发表两个证,就是从事担保行业的这个正规的公司一个要发两个证,一个要发开业备案证,还有一个就是和银行合作的这个叫做银行合作的证,叫做两证齐全了,他才可以允许你作为一个规范的担保公司的存在。  信用担保是一种中介服务,本质上属于金融服务的范畴,同时又是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信用约束尚不健全的情况下,担保公司是现阶段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重要环节和基本途径。但是目前在温州,具备开业备案证和营运备案证的正规担保公司仅有52家,还有超过100家的担保机构游走在灰色地带。那么为什么这些不合规的担保机构有生存的土壤,正规担保机构在发展中又会遇到什么瓶颈呢?  对于这个问题,很多正规担保机构的负责人都不愿意面对镜头做出回答,他们私下告诉记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担保公司和银行一直处于不平等的地位。  温州大学担保行业研究中心主任杨福明告诉记者,银行和担保公司在这个合作当中,其实银行是绝对强势的,所以银行在合作当中,往往是条件是先决条件就是担保公司要承包百分之百的损失风险的责任,也就是说贷款收不回来,你担保公司要全部承担它的风险。  即使在这样的风险分担条件下,担保公司在银行的担保额度放大倍数也只有两到三倍。  温州大学担保行业研究中心主任杨福明继续说到,按照我们现在的融资担保暂时的管理办法规定就是可以放到大10倍,也就是担保金额是你净资产的10倍。  杨福明告诉记者,按照国家规定,担保公司的担保放大倍数一般不超过10倍,1亿元的担保保证金最多可以担保10亿元的银行贷款。但是2010年上半年,温州市52家经过备案两证齐全的担保机构注册资金为18.1亿元,但保额仅有36.5亿元。平均放大倍数不到3倍。  温州融资担保研究中心主任杨福明说,目前温州的这个担保收费大概是2%,2%,也就是说按照担保金额是2%的这个担保费用,在这个担保费用下,其实担保公司的经营这个盈利性是非常低的。  第四改变担保公司与银行之间的不对等现状还需政府给予政策的扶持  很显然,正规的担保公司必须要和银行进行合作。但我们看到商业银行的积极性明显不高,于是就出现了要合作先交钱,出了问题概不负责的状况。这让很多担保公司根本就没有和银行合作的动力。而要规范担保公司,使之真正成为中小企业的造血机,还需要进行必要的政策扶持,改变担保公司和银行之间悬殊的话语权不对等的现状。  联席会议召集人张利胜说,我觉得担保行业的运作,应该安全国家融资性担保管理的一些规定,坚持担保的主业。不要过多地去介入一些民间资金的借贷,这可能会有风险的。这是国家政策和国家法制的范围下,我们做好这个担保业。  如何才能够突破现在担保行业的发展困局,使担保行业真正成为中小企业的“造血机”。除了加强监管以外,专家们也建议,政府应该对担保机构给予更多的扶持。  联席会议召集人张利胜告诉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该有一些政策性的支持。比如说他在经营初期,会有一些规模比较小,会造成一些亏损,因为收费不足而这些问题,政府给一些补贴性质的、引导性质资金的安排,这样更好一些。  富登投资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程耀辉说,就担保公司来说,国家从政策的环境,税收的支持上,给予更多的帮助。担保现在只是在营业税环节做了一些,但是担保收税很大,担保的所得也微乎其微,这样的话,客观上运行过程中,带来了很多的资金风险。  就在本次联席会议召开的前一天,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研究支持如何支持微小型企业。财政部与有关部委正在修订《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资金管理暂行办法》,新的管理办法将首次明确提出重点扶持小微企业,并对清晰的划分微小企业的标准,针对担保机构开展小微企业融资担保业务进行扶持和补贴。  浙江省委、省政府在此前也连续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和规范民间金融秩序的一揽子方案。在温州建立金融改革实验区的议案也开始被再次提出。  政协委员陈建瑶说,我认为危机是这很正常的,符合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可能是波浪式的前进,螺旋式的上升,不可能直接上升,有挫折说明会有份,我们更会去成熟这个行业。有挫折以后,我们才有抗风险能力。  中安担保集团董事长谭建国告诉记者,抗风险的能力,我们会更好的进行调整,更好的机制会出台,更加成熟。现在这只是一种小台风而已。  信用担保行业协会会长郭炳钞说, 这一次应该说是担保行业是个重大的洗牌,特别是温州,有些人就会退出去了,有些人可能会继续坚持下去。我认为这个应该机遇更大。通过这次的风波以后,原来银行整个的模式也会改变,企业的模式也会改变,原来大家都要互相互保,今年出现这个事,有些企业本身自身的问题,就应该互保,互相担保把他拖死了,所以通过这次以后企业也会理性起来了,如果向银行贷款,可能就是找互保他就不愿意,现在已经出现不愿意了,所以说这一个市场有机会。  半小时观察:  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呼吁了多年,中央也多次出台政策扶持中小企业,但是我们看到中小企业的资金缺口却在逐年加大,这说明众多民营企业对于资金的需求在逐渐加大。面对资金需求,自然应该有相应的金融服务。如果正常的金融服务不能满足需求,一定会滋生出一大批不合规范的地下金融机构。温州众多担保公司游走在灰色地带并引发诸多金融问题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加速金融体制改革,给民间资本更多的投融资渠道,同时政策疏导、规范地下金融。  10月初,温家宝总理到浙江绍兴和温州调研经济运行情况,强调要切实防范金融风险。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要遵循市场原则,减少行政干预,降低市场风险和道德风险。同时要加强对民间借贷的监管,引导其阳光化、规范化发展,发挥其积极作用。我们希望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确定的以后将从减少小型微型企业税收、增加资金支持力度两项基本指导思想的引导下,切实帮助小微企业渡过难关。

青岛曙光医院可靠吗

广州胎记医院比较好

干细胞治疗卵巢早衰去哪个医院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