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企业家江南春的两岸生活

发布时间:2021-01-21 09:03:44 阅读: 来源:过滤器厂家

去年,江南春36岁,高调地结束了单身生活。15年东奔西突,几乎没休过一天假的他,突然稍稍放缓了自己。他已不再青春,两只脚终于踏进了婚姻。

然后,他就发现,除了搏命赚钱,原来“人生还有另外一种意义”。所以,在一些周末,有人可能会在海峡对岸的台中市某间菜场里遇到一个上海口音的“老男人”,他挽着正在孕期的太太的手,对着蔬果肉鱼挥斥方遒。兴起时,他还会走进厨房给家人露上两手。

2009年7月26日,按照当初的约定——奥运1周年纪念日前,“陈江会”婚礼在台中市中侨婚订花园饭店举办。中国内地最著名的富豪“王老五”之一江南春,终于“遇到了对的人”。他高调迎娶凤凰卫视主播陈玉佳,台中市市长胡志强、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等一众名流都前来道喜。

提及太太,江南春谈兴很高。“我太太跟我完全是一模一样的人,虽然在两岸三地,成长和工作经历不甚相同,但我们看每样东西几乎都是相同的,譬如我们要去看一个家具,她看好的,我一定也看好。我们的性格、价值观、人生方法、处事原则都一样,我认识她不久就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两个碰到一起,觉得很有趣味,很多时候不用去思考,她就猜得出。我们还是同年同月出生,我是双鱼座,她白羊,想法特别接近,很好相处,生活不会那么累。”

他甚至职业地用“经营一间公司”来形容他与陈玉佳的结合,“我们都是一种企业文化,基本没有什么融合成本。”所以,他们的小家庭不存在谁是“老大”之说。“婚姻和家庭可以使你的人生更平衡,让你的人生充满另外一个意义,以前我没有发觉,在家都是爸爸妈妈为主体。现在他们的总公司又衍生出了一个子公司,有了孩子后,我们就要想着怎样把子公司做大做强。”

江南春的大学学长、现分众传媒副总裁嵇海荣说:“以前没结婚时,他每周六、日一个人都要回公司找事做;现在,他有了柔情的一面,会懂得把周末留给女人了,有了孩子后,我相信他会更从容。”

有位财经记者朋友颇是好奇地嘱我问江南春一个问题:江陈联姻,会促使你对分众的布局作何改变?“肯定有变化,管理上我开始授权了,同时重点抓培训,少见客户多座谈,像个老中医一样。如果凡事还像以前那样亲力亲为,我就根本没时间陪太太和即将到来的小朋友。”江南春在摄影师的镜头前整了整西装,幸福溢满面庞。

他美滋滋地告诉我,陈玉佳腹中的小朋友“是个儿子”。“我想要一男一女,如果只能有一个,我想要个女儿。当然男生也不错。但是我会很喜欢一个小朋友很黏着你,让你没有其它事情可以干,天天在你旁边。女生可以黏很久,男生很快就长大了,到了一定时候还会进入叛逆期,反而不容易交流。”他并不希望儿女长大后接他的班,“我在公司的股份也不是那么大,别人谁适合接,谁就接。而孩子们,我反而觉得他们能在跟我完全不同的领域里成为一个有前途的人,会更好。”

江南春最期待的竟然是有朝一日和太太成为“星爸星妈”:“儿子要像F4,走偶像派;女生则不能太偶像,要有个性,有才气,走王菲派。我这基本都是演艺圈思路。”说完,他哈哈大笑。

让江南春描述一下自己理想的生活,他说:“现在就很理想了,周一到周五努力工作,周末回去陪家人。等小朋友出生,天天陪着他,让他每天听着F4的音乐长大,把他调教成F4那样的偶像派。这将是我的另外一个职业,我是师范大学毕业,我太太也是做过教师,我们两个教师培养出一个F4,总该可以的。”

不过,春节前的这个周末,江南春没有回对岸。他只身拉着个有点旧的小行李箱,抱着台电脑,飞来南方见客户。一大早,7点多,我睡眼蒙地去同他见面。进他的房间,瞥一眼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已是工作状态。他气色不错,面相一贯的老成,可还是有些胖,那也许是幸福生活之后的虚胖。

最近降温了,他只穿着套西装。拍照时,让他卷起衬衣袖口,他抬手,露出一截保暖内衣。摄影师建议他用手扶一下眼镜,他机警地拒绝:“不要到时出来一个标题:疲惫的分众。”

他知道自己的软肋。

分众传媒创业7年来,江南春一路奔跑,“直到把所有的竞争者都甩掉”,分众传媒已占据中国写字楼楼宇广告市场94%的份额。2005年7月,分众登陆纳斯达克,融资1.72亿美元,之后他以令人咋舌的奔袭速度不断扩张自己的媒体帝国产业链条:电梯、影院、互联网、手机、卖场、户外LED??2004到2007年间,他先后投资和收购了60多家公司。他恨不得自己的广告钻进每一个中国人的无聊时间。2008年3月,他退居二线,意欲将分众过渡成一个以职业经理人为核心的管理体系,而他自己则担任董事局主席,开拓无线和互联网业务;几乎同时,他跟陈玉佳在北京主持节目《金牌大猜想》谈起了恋爱。但仅仅10天之后,央视的那场“3·15”晚会就让他的无线美梦破灭了。分众无线被曝是垃圾短信的制造源,随后分众无线被迫歇业。其直接后果是,分众本来打好的分拆门下无线业务独立上市的算盘落空,一向狂飙突进、春风得意的江南春在2008年没再做过一桩收购。他开始反思可能比商业模式更为重要的一种东西:商业价值观。

“以前中国没有红灯的时候,你不冲过去,就永远在那里;你冲过去,说不定还有机会闯一片江山。如果你是一个无产阶级,这个想法是对的,反正我一无所有。但等到你已经成为行业里拥有领导性地位的大公司时,你就需要谨慎了。冲过马路不但不对,还可以把以前的东西砸了,自己的品牌声誉也受到伤害。”这一仗,江南春悟得很透彻。加上金融危机肆虐,分众2008年第三、第四季广告收入大幅下滑。11月,分众股价跌至历史低点6.18美元,而前一年最高点超过60美元。

2009年10月,江南春曾对外袒露心迹:“我不掩饰分众在过去存在过‘两大失误’”。

另一桩难以释怀的失误,则是2007年分众收购卖场广告运营商玺诚传媒。在玺诚上市前的最后一天,江南春咬牙高价买下了这个“老冤家”。然而,玺诚在2008年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如果当时分众没有收购它,玺诚今年肯定死定了。”江南春怅然。

在这之前,江南春在收购框架传媒、聚众传媒上的成功,让他“很自然就顺着成功经验继续做下去,而且节奏明显偏快”,而江南春作为行业专家,很多非广告业的分众董事会成员“过于相信我,依赖我的判断”。就像地震捐款门让王石慨叹“人生无常”,这两次失误也让江南春收敛不少。董事会破除了对他的迷信,“民主制”、“制约力”诸种词汇开始在这位“野蛮商人”的字典里频繁出现,“一个公司创始人决策力太强,旁边没有制动手段,就像一辆汽车没有刹车。”

磨难仍然继续。江南春志在必得的分众与新浪的合并案,也在2009年年底被相关部门叫停。他原本想将分众旗下优质业务如楼宇电视、框架广告等卖给新浪,只保留传统户外广告牌、影院广告及新兴的互联网广告业务。终未遂愿,江南春“有些遗憾”,但他理解并接受。他当然很清楚游戏规则。

与新浪签订协议没几天,他便走出幕后生活,重扮执行、运营角色,而交易最终没获批,新浪选择MBO,江南春并没流露出多么失望,他再度调整,剥离旗下部分互联网业务,重新将目光聚焦在楼宇、框架及好耶等核心业务上—这段煎熬期,婚姻给了他最好的慰藉。2009年8月29日上午,在厦门大学EMBA鼓浪屿名家论坛上,江南春做了题为《企业竞争中的蓝海之道》的演讲,之后辗转飞抵台湾,与娇妻陈玉佳相聚。

从2008年第四季度到2009年第四季度,分众传媒FMCN连续两年亏损。2010年3月17日分众发布财报,公司第四季度净营收为1.44亿美元,净亏损为5250万美元,好于预期,上一季度净亏损1.276亿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8.025亿美元。分众及好耶管理层将进行管理层收购,出资1330万美元收购好耶38%的股份。此前,董事会还批准了价值至多2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将在未来12个月内实施。

江南春承认,重新做CEO有长久的打算。“我这次回来是非常长久的考量,我会在公司里保持比较大的股份,使我能够对公司确保足够的影响力。”

现在还爱洗脚吗?“一周一次,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

他不是没有过退休的梦想。

江南春曾对做“富贵闲人”充满向往,“有两种生活最理想,一种为万众瞩目,成为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另一种是45岁以后,每天无所事事,晒晒太阳。”很显然,挫败的这两年,他离后一种生活越发遥远。是什么样的兴奋点,能令江南春如打了鸡血般一直被事业推动着前行?“我觉得有两样东西:一个是钱,无论从钱还是事情本身,都为我带来了快乐;另外一个是事成之后,我学到的东西,这是一种学习的快乐,一个人有知识是很幸福的。”

“当然不是钱。”近20年的老搭档嵇海荣,对江南春有不同的看法:“对他这样的生活方式来说,1亿、10亿、100亿的价值是一样的,都够花了。真正的动因是他的虚荣心,不是对具体的钱,而是对数字,对自己在社会有更高影响力的虚荣心。这不是坏事。”

如此,江南春其实已经实现了第一种生活理想。“我现在反而更平静了,我今天再上来,可以不退了。以前我总是觉得短期内要找到一个接班人,然后把公司交出去。现在觉得,不找也没有关系。以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平衡好体力和工作节奏,再干上二三十年都很正常。”

这位前诗人虽已写不出断行的诗来,但断行的歌词他还会写。他甚至想着以后有闲时,专门搞搞歌词创作。他对娱乐圈的兴趣,并不比对广告圈的兴趣小多少—他最喜欢看《壹周刊》的八卦。海蝶唱片、华谊兄弟等公司,都有他的股份。

江南春偶尔也会羡慕普通人的生活,但是他“过不了”。“人在老的时候,都是靠回忆过生活的。正如《廊桥遗梦》,那四天已不是物理时间,而是代表着主人公一生的精华。活70岁还是100岁不重要,悲伤不重要,幸福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体验的强度,它是刻骨铭心还是灵魂出窍;重要的是,你有多少天浓缩了这种高度的生命体验。天天有一点小忧伤、小幸福,对未来并不算财富。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坐在窗边,他有哪些激动人心的岁月,有多少可以体味和回忆的东西?没有浓度的人生,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这段话,江南春一气呵成,斩钉截铁。司机已将一辆凌志车开到了酒店楼下,今天,江南春将跑三个城市。“待会儿在车上,我还要开个电话会议。”他抱起笔记本电脑,转身带上房间门,出发。“人生,一台电脑足矣。”他叹道。

群英会

天使童话Online安卓版

星聚最新版

幻龙战记破解版